媒体视点
  推荐新闻
· 中医诊所备案管理暂行办法(…
· 华声在线:中医药良性发展亟…
· 王晨:切实抓好中医药法贯彻…
· 备案即可开设中医诊所相关文…
· 登封市中医院拓展跨境远程会…
· 百卷中医古籍入藏海南省图书…
· 《十三五中医药科技创新专项…
· 广西219家单位组建中医药发…
· 日本首家中医孔子学院迎来五…
· 两部中医药法配套规章征求意…
· 海峡两岸中医药文化展示馆将…
· 中医诊所及中医医师两规章征…
· 人民日报:精准扶贫给乡村以…
· 欧洲唯一多功能中医药平台新…
· 刘延东:推动中医药合作成为…
  联系我们

 

 

国际针灸合作委员会

关于变更办公地址的通知

  

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国际针灸合作委员会

办公地点现在已经搬迁至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一号楼824室,

同时为方便大家联系,固定电话已经变更

新号码01058562339

特此通知。

 

 

地址:北京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

      国英园一号楼824室

邮编:100035

电话:010-58562339

传真:010-58562339

邮箱cngjzj@163.com

网站(点击网址直接链接):

http://www.cngjzj.com/

博客(点击网址直接链接):

http://blog.sina.com.

cn/cngjzj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交通路线图 

  (点击观看大图)

  

 

到西城区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一号楼行驶路线

 

l机场线路1

从首都机场乘坐机场专线,在东直门站下车换乘地铁2号线开往西直门方向,在西直门站 C 口出站

1、沿西直门内大街向东直行100米,右拐到西直门南小街,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国英园1号楼楼下

  2、向南直行50米,绕过 国二招宾馆 沿着中大安胡同向东到西直门南小街,向南步行到丁字路口即到国英园1号楼楼下

l机场线路2

从首都机场内乘坐机场直达西单的大巴,在西单站下车,乘坐出租车到西直门南小街国英园1号楼

    l附近公交地铁:
    公交官园站:107路,运通106路   

    公交西直门南:387路,44路,800内环,816路,820内环,845路
    地铁车公庄:地铁二号线

    地铁西直门:地铁二号线
    公交车公庄东:107路,118路,701路
    公交车公庄北:209路,375路,392路

 

  

 

 

 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> 媒体视点 >> 媒体视点

人民日报:追问中医针灸:针灸价格咋这么低?

2017年03月31日

 

 

 

自4月8日起,北京针灸价格从每次4元调整为26元

聚焦·追问中医针灸:针灸价格咋这么低?

本报记者  王君平

2017年03月31日04:55 来源:人民网-人民日报

  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师生近日来到北京房山某养老机构,为周边居民及入住老人进行针灸、推拿等义诊活动。图为该院师生在给病人进行针灸治疗。
  刘建强摄

  制图:张芳曼

  4元钱扎了32针

  民营医院针灸费一次100元,某些特色针法高达上千元,公立医院成了针灸“价格洼地”

  家住北京市西城区北线阁附近的高大爷中风,瘫了半张脸,眼皮闭不上,嘴巴合不拢,鼻涕止不住,吃了一大堆药也不管用。他去广安门中医院找到针灸科主任刘志顺。刘志顺在高大爷的脸上一共扎了32根针。高大爷琢磨,这么大牌的专家,扎一针少说也得10元吧。没想到,针灸是按次数收费,不按穴位收费,只花了4元钱。扎了3周后,高大爷的病彻底好了,没留一点后遗症。

  针灸一次4元,这是北京市1999年制定的医疗服务收费标准。从今年4月8日起,北京针灸服务价格从每次4元调整为26元,但依然仅为成本价。

  2016年,国家发改委等4部委出台《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意见》,要求“重点提高诊疗、手术、康复、护理、中医等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价格”。不少省市调整医疗服务价格后,针刺价格依然超低。本报记者对部分省市三级中医医院针刺价格进行调查后发现:河北每5个穴位10元,天津每人次45元,浙江小于等于20个穴位每针4元、大于20个穴位每人次81元。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实行价格双轨制:公立医院执行的是政府指导价,民营医院执行的是市场调节价。民营医院针灸一次100元,某些特色针法高达上千元,公立医院成了针灸“价格洼地”。

  针灸价格与医疗服务项目的难度相关。《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》为所有项目规定了技术难度系数和风险系数。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会长陈珞珈介绍,针灸取穴需要深厚的理论与技术功底。但在《规范》中,中医66%的项目风险系数为0—39,西医63%的项目风险系数为40—79。中医项目难度和风险系数低,会影响对中医项目价格的制定。

  根据对全国18个省347家不同级别公立中医医院的调查发现,《规范》所列的全部中医医疗服务项目,49%的被调查地区未纳入医保报销目录。未纳入项目多以推拿类、针灸类项目为主;即便纳入医保的项目,还规定了不少限制支付条件,让服务项目变得残缺不全。

  价格改革是医改的一块“硬骨头”。根据医改确定的目标,到2020年,逐步建立以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为基础的价格动态调整机制,基本理顺医疗服务比价关系。专家建议,针灸服务价格调整应坚持医保、医药、医疗“三医联动”原则,让针灸价格回归应有的轨道。

  大师已去后继乏人

  针灸服务价格低廉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在减轻患者看病负担的同时,也影响了从业人员的积极性

  64岁的张女士长期居住在美国伊利诺伊州。有一次,张女士头顶持续疼痛,局部起疱疹,在美国西北大学医院就诊,50多天花了5万美元,没有消除带状疱疹后遗神经痛的折磨。回国后,她来到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治疗,一个多星期仅花了不到200元,就基本消除了疼痛。神奇的针灸让这位久居国外的老人感叹不已。

  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主任医师王麟鹏说,带状疱疹俗称“串腰龙”,中医称为“蜘蛛疱”“缠腰火丹”“蛇串疱”。现在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治疗带状疱疹及后遗神经痛,主要传承该院已故名老中医“金针”王乐亭的“截法”。

  针灸服务价格低廉是一把“双刃剑”,在减轻患者看病负担的同时,也影响了从业人员的积极性。针灸科在各医院都是成本低、占地多、收益低的科室,每接诊1名仅用针灸治疗的患者,医院都要倒贴钱。因此,针灸科不受医院待见,也不受中医毕业生待见。年轻人看到针灸医生的待遇低,不愿从事相关工作,不少人弃针从药。业内人士评价针灸界的现状是:机构萎缩,人才外流,病种缩小,效益滑坡。

  “伏羲制九针”,即镵针、圆针、鍉针、锋针、铍针、圆利针、毫针、长针和大针。“九针之宜,各有所为,长短大小,各有所施也”。如今临床应用最多的是毫针,不少传统绝学在不断流失。以刺髎疗法为例,其疗法以经络学说为指导,用三棱针、小针刀等器具点刺某些穴位以治疗疾病。这种疗法不仅用于小儿高热惊厥、成人中风昏迷等急危重症的救治,还可用于近百种病症的治疗,但能在临床上应用的医生越来越少。

  “针所不为,灸之所宜,用针莫忘灸。”已故国医大师裘沛然曾经提醒说,与针法相比,灸法难掩临床的冷落。不少人对灸法知之甚少,更不知有哪些临床适应症。有些人认为炙法是一个温热刺激的问题,对其机制研究特别欠缺。

  针灸貌似简单,其实是技术含量很高的医术,奥妙无穷。同样的毫针,同样的穴位,一般医生的手法与老专家相去甚远。王麟鹏说,中医针灸作为实用医疗技术,如特殊针刺手法、特定穴位认知以及特殊针灸器具使用等,在书本上很难学到,只能由掌握者口传心授,手把手地去教。以火针为例,烧针不红、针刺时间过长、进针角度把握不好、出针后没有按压针孔等都会影响临床疗效,患者还容易被灼伤。

  针灸专家王雪苔、贺普仁、程莘农、郭诚杰和张缙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。如今,王雪苔、程莘农、贺普仁已经去世,针灸技法面临着后继乏人的尴尬。据统计,中医从业人员是西医的1/10,针灸从业人员是中医人员的1/10,只有5万人左右。

  世界针灸联合会主席、中国针灸学会会长刘保延认为,针灸人才队伍面临断层之忧,应当重点培养专业技师。以前我国侧重于培养针灸医师,而不重视培养针灸技师。中医针灸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科,因此要放低“门槛”,加大针灸技师的教育和培养,适应日益增长的临床需要。

  针灸“复活”有待创新

  借用最新科技助力,中医针灸包括火针在内,应用领域将会不断拓宽

  刘保延曾在芬兰做过针灸学术讲座。讲座结束后,一位观众请刘保延为儿子拉尔森治病。孩子手指上长包,在当地医院切除后,另一个手指上又长出包来。连切两个手指后,第三个手指长出鸡蛋大的新包,如果再切,就要把整个手臂切除。刘保延请拉尔森来中国治疗,由当时的北京中医医院针灸科大夫贺普仁为他诊治。贺普仁用粗火针在包上扎了6针,还扎了足三里、曲池等几个穴位。一个多月后,拉尔森手上的包变软变小,回国后没有再犯过病。

  刘保延说,这是20多年前的往事,拉尔森治疗过程被当地电视台全程跟踪,在芬兰引起很大反响。如今,针灸在欧美国家越来越受青睐。

  “中医针灸是鲜活的,具有很强的生命力,对它最好的保护就是在实践中发挥作用。”刘保延说。针灸理论体系核心源于《黄帝内经》,近代大量研究结果很少回归并补充到针灸理论体系中,一些源于现代医学的研究结果也没被纳入针灸理论体系。针灸需要传承,更需要创新。

  王麟鹏说,贺普仁扎火针时,夹着针靠近酒精灯,紧挨着患者,烧红的针瞬间扎进穴位。其他人用火针都不如贺普仁疗效好。之后成立的国医大师贺普仁工作室,不仅研究火针的特殊材料,还知道如何把握好火候。火针最高温度700多度,每隔0.1秒降100度。今后的火针可用电磁注射枪来代替,直接打到穴位里,温度更好控制,更容易掌控。借用最新科技助力,中医针灸包括火针在内,应用领域将会不断拓宽。

  “中医针灸学科的发展,亟须回归到针灸理论的本源。”刘保延认为,中医理论以药物论治,而不是经络论治。针灸用针的穴位是阿是穴,以痛为腧治疗经筋病,根据人体经络来治病。针灸是一种非药物、体表疗法,与中医药物疗法应该是两套不同的体系。针灸有其独特的学科特色,应从原先的二级学科成为独立的一级学科,形成独立完整的学科体系。

  “治病的正确顺序是一针、二灸、三用药。现在都反过来了。”刘保延说,药能治病,亦能致病,无副作用的针灸应是治病首选。目前医院里只有针灸科以“针”为主,其他科室应用很少,针灸综合作用没有得到发挥,今后应改变以疗法分科的服务模式。

  刘保延说,振兴中医药,必须擦亮针灸这块“金字招牌”。中医国际化,针灸打先锋。针灸易于普及,以针带医、以针带药、以针带服务大有前景。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7年03月31日 19 版)

 

 

 

 

关于我们  |  广告合作   |  合作伙伴  |  在线留言 
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国际针灸合作委员会 版权所有
法律支持:民营企业法律服务北京中心
Copyright 2009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 京ICP备11028824号-1
联系邮箱:cngjzj@163.com